可是没想到顾时筝竟然挣扎反抗得这么激烈,令人诧异的导致发生了现在这幅场景。

两人的身躯贴得很近,他撑着双臂俯身在她上方,彼此间的距离近得呼吸都能融合在一起,面容与面容的近距离相对,目光与目光的相交触碰。

他那些好不容易被冰冷的水消去些许的欲望,忽然之间像在干旱的沙漠里下起了雨滴,枯草碰上了火源,一发不可收拾,诱惑出他无尽贪婪的一面,想让枯草燃烧得灼热的一点,想要雨下得更猛烈一些。

勉强支撑着的清醒理智,顷刻之间被摧毁得荡然无存,似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徘徊般说,“不是喜欢她吗,那就要了她吧。”

像魔鬼的低语,散布着诱惑。

蛊惑着一个彷如悬崖边沿的人,别再挣扎犹豫,掉下去之后也许也不一定是地狱,也有可能是他想抵达的美梦幻境。

万事不曾试过,你怎么笃定一定是最坏的结果?

盛斯衍喉结上下滑动,出口的嗓音是极致浓郁的沙哑低沉,“筝筝……”

他什么话都没说,单是看他渐渐被情欲完全覆盖而邪肆起来的双眼,顾时筝已是大惊失色,“盛斯衍你他妈敢碰我,我让你断子绝孙!!”

她说着双手抵到他胸膛上想用力推开他,然而她那句话在他这里非但起不到威慑作用,反而激起了男人劣性的一面。

他粗鲁的直接将她双手拿开,用力按在两侧的床上,他低低的笑着,邪气得很。

俯身下来,他说,“那就来试试好了。”

她僵住,不敢置信,“盛斯衍——”

“筝筝……”盛斯衍低头含上她的唇,低低窣窣的呓语伴随着吻溢出来,“我爱你……”

顾时筝双眼一滞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