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她还在这么不甚在意,也不答应池念的要求,何慧蓉瞪了一眼过去,“你是想着急死人吗,认真点!”

被何慧蓉这一呵斥,虞俏无奈莞尔。

池念一瞬不瞬的盯住她,虞俏只得重新看向她,过了会儿,适才道,“没用的,池念。”

“怎么没用?”

“在知道患有阿尔茨海默症这个病以后,我已经去过多家医院了解过相关信息,倘若能根治,我又怎么会做最坏的打算。”

池念想到傅庭谦之前告知她的信息,急急忙忙的急切道,“倘若早期干预的早,可以延长十来年的寿命,十来年……”微顿,语气有一丝丝艰涩而勉强,“也很好了。”

“延长十来年的寿命……”虞俏淡淡的笑着道,“你也说了,那只是早期。”

池念身形一震,脸蛋渐渐泛白,“所以你是……”

虞俏又是沉默。

何慧蓉已经担心坏了,“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,赶紧都交代出来,别再想含糊其辞,用应付我的那一套来应付念念了。”

到了这个份上,虞俏再想守口如瓶,实际上几乎不太可能。

她不说,专门为她飞到费城的池念,必然不可能罢休。

而她最不擅长应付的就是池念。

缄默良久,虞俏看了那边的池渊一眼,关于自己的事,她并不想再让这个已经跟她毫无干系的男人知情。

但池渊岿然不动的站在那儿,半点没有自觉离开的意思。

于是虞俏没急着说其他什么,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池渊后,语调不起不伏,冷淡生疏的提醒,“池董,我跟我女儿和我朋友家人之间谈话,以你的身份留在这里不合适,烦请离开吧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