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跟她待在一起,她好像……能给他一种不是恋人之外,其他的情感。

像朋友,相处起来很愉快,能点亮他除开爱情以外,其他光亮色彩的朋友。

他的话,早已令池念感到麻木。

闻言,她眼皮都没抬一下,动也不动,一双浓密的睫毛重叠在一起,索然无味的嘲弄了一下,“你这个朋友,我可交不起,也没有人,对待朋友像你这样的。”

“是的。”陆祁不露痕迹的笑了笑,“所以我们注定做不了朋友。”

他淡淡的想,真是可惜了。

他这样的人,不会有人真心想跟他做朋友。

而他,也不是想图她做朋友。

“念念小姐。”陆祁沉敛眸子,眼底略有暗沉,语调轻淡的道,“我……会尽量,不伤害你。”

他之前说,不会伤害她。

现在他说,尽量。

听起来,感觉后者才像他的真话。

池念蹙了蹙眉梢,对陆祁实在不了解的她,哪里能听得出来他这话里的深意。

陆祁最终没再让阿哲把她的嘴封上,因为已经没有必要,这一路,池念纵然叫破嗓子,亦不会再有人注意得到他们。

……

宁城。

绕了路的他们,辗转到这个城市,已是更深半夜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