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对着会议室,身形挺拔桀骜,犹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的男人闻言转过身来。

他菲薄的唇角绽放着弧度,“解决好了?”

“嗯。”

他伸出长臂,牵上朝他走来的女人的手,“那就走吧。”

……

卸去公司的职位,池念整个人愈发轻松了不少,心情是肉眼可见的转好。

这最后一点属于她个人方面,该解决清楚的事,也都以她辞职而告终,傅庭谦跟池念都没有了再留在意大利的念头和打算。

不过比起他们先离开,反倒是西蒙率先对他们提出了离别。

这里已经没有他留在这里的事,池念知道他迟早都是要走的,毕竟他有属于他自己的生活,于是便没有挽留。

她道,“如果生活上遇到什么困难,随时来找我们,有机会,或者是路过的时候,我们再去看你。”

虽然接触的不多,可西蒙跟他们的渊源也是深厚的。

西蒙看着她跟傅庭谦,笑着真诚邀请道,“那您跟傅先生,可一定要记得,我随时都欢迎你们的到来。”

“好。”

虽然这段日子已经见了西蒙几次,但看着他曾经遍布络腮胡的一张脸,如今干干净净的光洁有型,还有其他各种方面的变化,直到现在她都还不是很适应。

西蒙走后,池念正感慨着想跟身边的傅庭谦说什么,公寓的门铃却又响了。

她正想起身,但坐在她身旁抱着西西的傅庭谦,身形率先站起来,“我去开门。”

踱步到门边的男人,一手抱着小姑娘在怀里,一手拧开了门把手。

他身形挡住了她的视线,池念看不见外面是谁。

发觉他身躯立在门边没动,也没出声,她不由出声询问,“谁来了?”

两秒钟后,傅庭谦侧开身躯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