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听到“阿伦”死了,而且风冰消不是他的孩子的时候,心头不由的哽了一下。

原先我听何苦说的时候,久伴冰消,是一个很唯美的爱情故事。

毕竟风家的存在,风叙和相当于普通人眼中的“仙女”,爱上了一个医学教授,光是脑补这对的人设就很好嗑了。

更何况,还是情深不及久伴,爱到深处冰自消,这样取名寓意都很好的一对子女。

风叙和看着我,轻声道:“是我亲手杀了他。”

她这话音一落,旁边原本在打量着摩天岭的风冰消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盯着风叙和道:“妈,你乱说什么。我怎么不是我爸的孩子了?妈!我爸不是脑溢血吗?怎么又是你亲手杀了他?”

风叙和只是沉眼看着我:“情深不及久伴,可他根本就不能伴我。久伴十岁的时候,他已经年近五十了。”

“他的五十岁,在普通人中间,算得上很精神。可我看着他花白的头发,慢慢松弛垂落的肌肉,一块块长出的老年斑。眼睛发昏,开始看不清东西,晚上失眠睡不着。以及身上一股子老年人的味道,我闻着就作呕。”风叙和声音慢慢变冷。

“可我终究是爱他的,想回到风家求些药,让他保持着年轻的体态,至少不要再变老了。可我看着原本风家的同年人,都和我一样年轻,有活力时,我突然发现,自己当初的决定是错误的。”

“风家有让人保持年轻的药物,可必须每年都服用,我不想让他这么快死,我就必须求药。可风家也是有条件的,我作为最接近嫡系的旁支,得为风家诞下血脉。”风叙和声音有点低迷,却并没有多少懊悔。

只是沉声道:“就像现在,生育低下,就会号召多生。风家对人有着绝对的掌控,就会以下达任务的方式。”

“其实生下一个孩子,让阿伦活得更长久,对阿伦来说,也没有什么不划算的,毕竟这个孩子还是由我来生。延续风家血脉,本来就是我的使命。”风叙和好像在自言自语。

我对于她这些个话,只得在心里低呵了一声,是个人都受不了吧?

为了不让自己恶心,我看向摩天岭下方。

我现在视力挺好的,一眼就能看到于心眉驱着巴蛇,带了不少人进来,直接安置上了席位。

却也只得安心听着风叙和接着讲,稳住她,当着众人的面,正好有大用。

风冰消这会整个人都石化了,努力放轻自己的声音:“妈,你别为了骗何家主,再编故事了。”

风叙和却好像没有听到风冰消的话,只是沉声道:“与我生孩子的,是我小时候一起长大的玩伴,我原本以为自己会很屈辱,会愧疚……”

“可到情动之时,他和阿伦差别太大了。在风家而言,五十、六十,不过是青壮,可对于阿伦这些普通人而言,已然是苍苍老者。”风叙和看着我。

没半点不好意思,反倒朝我妩媚一笑道:“何悦,你有幸结识的是蛇君这样不会老,且强大的存在。如果换成你,自己依旧青春,自己的伴侣却一天天的老去,连夫妻欢爱都不能正常,那种挫败感,就好像心里有什么在日夜交复的抓挠着。”

我大概能明白吧,当初墨修很厉害,而我却是个渣渣的时候。

他什么都瞒着我,什么都选择好了,再告诉我。

那个时候,我很生气,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气什么,但最主要的,还是一种内心的挫败感吧。

只是我没想到,风叙和会把婚外生子,说得这么理所当然,清新脱俗。

转眼看了一下整个人都变得无比失落,更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的风冰消。

对于阿熵掌控人心的本事,再次见识了一番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